前往萊頓的奇幻旅程-劉維民專訪

文詠萱/科月主編


走在輔仁大學極寬走廊,找著劉維民老師的辦公室,就在樓梯間遇到劉老師,第一眼就能看到老師的微笑,老師客氣地邀請我們到辦公室。「在一開始,我還沒有出國的打算,但在唸碩士班的時候,同學都在準備出國唸書,看到同學都出國讀書,我在想是不是也可以一起出國增加人生見識,因此燃起出國讀書的想法。但我比較叛逆,不想要跟別人一樣,因此選了歐洲地區學校。」在坐定後,進入正式訪問,劉維民老師說起他出國讀書的機緣。

選擇前往荷蘭

荷蘭在當時算是較少學生前往唸書的國家,且當時的臺灣除了幾所歐洲鼎鼎有名的學校外,對於其他歐洲國家學校所知甚少。「當時會去荷蘭是一個巧合,我那時候已經考上臺大博士班,在想著是不是能到更好的學校就讀,也因為當時臺灣對於歐洲學校資料較少,因此找了《QS 世界大學排名》(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),當時臺大的排名是第107 名,因此我選了幾所QS 排名較高且較注重理工方面的瑞士、荷蘭、德國等歐洲學校。而最後選擇萊頓大學(Universiteit Leiden)是因為他們給了我工作簽證,不用花錢就能讀書,甚至還能領到薪水。」

「在選定學校之後,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每個學校、每個系、每位老師的專長領域。」劉維民在找到與自己期望吻合的老師後,準備了一封強烈的「動機信」,對老師表示想前往唸書的決心。「有些老師很忙,Email 可能沒有空讀,或是會被忽略,建議可以寄完Email 後再寄一封紙本。我當時在寄完後兩週到一個月,會再寄Email 給老師,確認是否有收到。」

拿工作簽證讀博士

不像在美國,學生拿的是學生簽證。在歐洲,學生讀博士是拿工作簽證(申請博班需要有碩士學位),而相較於理科的學生,文科的學生大部分所拿的是不支薪的工作簽證。「雖然荷蘭扣稅扣很重,那時候我們是扣42%,但稅後、付完健康保險後一個月還是有1700 歐元左右。」劉維民說。

通常前往美國、英國讀書都需先通過雅思、托福等語言測試,但劉維民當時前往荷蘭攻讀博士班時,並沒有語文門檻相關規定(讀博班需擁有碩士學位)。「基本上通過老闆面試,老闆覺得可以溝通,且專長符合,就沒有什麼問題。而拿了薪水,我們就有許多需完成的責任,像是需帶大學部的實驗課,學生會分成三組,其中兩組是說荷文的,另外給我們國際學生帶的組別,就會以英文溝通。」劉維民另外表示,若是要前往荷蘭就讀大學部,就需要荷蘭文語文能力,就讀碩士班的話,則就須要英文能力證明。

博士班口試答辯。(劉維民提供)

隻身在異鄉

劉維民與指導老師是利用市內長途電話面試,當時談到最後,指導老師問了劉維民:你確定你可以來荷蘭讀書嗎?「當時我沒有多想什麼,欣然地回答『可以啊』,在這時,指導老師提到『你想像一下,你到荷蘭你沒有熟悉的朋友,父母也不在身邊,一個人孤獨地在國外,沒有人可以幫助你。』我那時候想說應該可以吧,但在去了之後,感覺真的和在臺灣不一樣。在臺灣時間會被朋友、被一些很熟悉的事情填滿。但到荷蘭,因為語言的關係,就連電影都看不懂。」

「荷蘭人對於同事、朋友劃分相當清楚,因人生地不熟,一開始僅會認識同事,以致於很多事情必須自主獨立,不過也很謝謝當時組上的秘書跟博士後研究員,他們幫了我許多忙。但現在留學生、交換生越來越多,可以先試著聯絡那邊的臺灣人或是駐外單位,像我們萊頓有臺灣同學會,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也有教育部外交單位辦事人員,可以先知道他們的資訊。在各方面及生活打理上會比較容易一些。」

談到生活,在劉維民剛去讀書的時候,週日商店全天沒有營業。「這在臺灣比較難想像,星期日沒有一家店開著,而在其他時間,也是僅營業至下午6 點,只有星期四會延長營業時間到晚上8 點。當時有點不太習慣,既沒有娛樂、飯也得自己煮。」在荷蘭餐館一餐大概要20 多歐元,換算臺幣大概約1000 元左右,因此劉維民吃飯大多自己煮。「但這是過去,現在的荷蘭越來越美國化,現在商店幾乎都天天開。」

(王弘奕攝影)

荷蘭飲食習慣與氣候

荷蘭的食物受到許多外國殖民影響,他們曾殖民過印度尼西亞,也因此改變了荷蘭的食物口味,荷蘭境內現在也有許多印度尼西亞餐廳。「除此之外,也充滿了閩南味。早期華人移民到印尼,把食物傳進去,再藉由荷蘭殖民印尼傳到荷蘭,因此在荷蘭的超市可以買到肉包、街上有賣春捲。荷蘭語的肉包叫bapao,春捲叫loempia、mihoen 是米粉、tauge 是豆芽菜(發音跟閩南語特別像)。另外,雖然是印度尼西亞餐廳,但也混入了荷蘭口味或是華人移民口味。」

另外,劉維民提到荷蘭的飲食歷史:「荷蘭在1890 年代建立起烹飪學校,主要的目的為教導勞動階級烹飪簡單、經濟、營養的料理,但口味就算了。然而勞動階級因忙於工作沒時間上烹飪課,反倒是中產階級的家庭主婦去上這課程。他們就在笑說,就因為這麼政策,把荷蘭的美食全部摧毀了,也使得荷蘭地區的食物較沒有地方特色。」談到這裡,劉維民打開電腦螢幕,跟我們分享他懷念的食物販賣裝置:「這個裝置是在各大車站牆壁裡面,類似保溫箱,只要投錢,門就會打開,裡面有食物。」

氣候方面,夏天從早上5 點到晚上11點都是白天,冬天的話早上9 點多才天亮、下午3、4 點就天黑,四季分明。「荷蘭因較近海邊,一年最低溫大概約為攝氏負5 度,而在內陸的話例如德國,氣溫最低會到攝氏負20 度。」

「荷蘭的運河很發達,是全國聯通的,只要有寒流來襲就會很興奮,他們在等荷蘭的運河同時結冰,那時候他們就會辦全荷蘭的溜冰大賽,而且比賽前,他們要測冰的厚度,必需要到一定厚度才能舉行比賽,很多人每年都在等這件事情。」

腳踏車是荷蘭人重要的交通工具,在冬天時要學著如何在冰上騎車。
圖為萊頓車站前成堆的腳踏車。(劉維民提供)

荷蘭著名科系領域

荷蘭具有相當歷史,尤其是大航海時期有許多船長撰寫航海日誌,蒐集了許多珍貴歷史資料,特別對於東南亞地區有完整的紀錄與描述,另外,因日本在16、17世紀幕府鎖國政策,僅允許與特定對象貿易,其中包含荷蘭,因此擁有些日本珍貴資料,因此除了理科的學生外,還是有許多文科的同學前往荷蘭讀書。「那時候就有些臺灣的學者,去學古荷蘭文,到圖書館去翻譯,去還原當時臺灣的地形與地貌。」

「那些書籍都是古荷蘭文,很特別的是,荷蘭的教育部約每十年就會頒布新的荷蘭文用字、每十年他們的拼字會換,所以他們的16 世紀的荷蘭文,就像我們的小篆、隸書一樣,現在荷蘭人是看不懂的。」另外,因荷蘭海牙有座著名國際法庭,也有許多學生前往荷蘭學習法律與稅法。

生活與語言

當國際學生到荷蘭讀博士班,荷蘭政府會給學生三個月補助在學校語言中心學習荷蘭文,學費由學校或是政府支付。「現在想想,沒有把荷蘭文學好有點後悔,畢竟雖然他們的英文很好,但要融入一個社會跟一個文化,還是要使用當地的語言,才會比較到位,雖然都可以用英文溝通,但講到某些事情,不是那麼原汁原味體驗,還是蠻可惜的。」劉維民笑著道。

荷蘭的國定假日相對臺灣較少,但自己能彈性調整的假卻相對多。「我是拿工作簽證,一年有30 天有薪假,且只要事先和老闆說你要在哪一段時間請假,基本上他是不會有意見的,照法律來說他也不能有意見的。」荷蘭國定假日大概只有5 天左右,元旦,復活節,二戰解放紀念日等。

「16 世紀,荷蘭跟西班牙八十年戰爭的時候,因為兩國之間中間隔一個法國,因此坐船攻打荷蘭人,那時候除了派軍隊來之外,也派紅衣主教,他來的時候也會發糖果與發食物去救濟,因此荷蘭人的聖誕老公公是坐船來的,不是騎鹿來的,那時候就是12 月3~5 日期間,他們就會特別慶祝這個類似聖誕節的節日。他們還有流傳一些歌,內容唱聖誕老公公搭船來,大家很快樂到處發糖果,荷蘭人的傳統,他們會在這一天,互相準備禮物,除了禮物之外,還要用荷蘭文寫一首打油詩。」劉維民提到荷蘭12 月初的聖誕老公公生日。

而萊頓在10 月3 日也是國定假日,全國那一天只有萊頓放假。「這也是因為八十年戰爭,荷蘭反抗軍抵抗西班牙人,萊頓是其中一個。在10 月3 日那一天西班牙人撤兵,萊頓開城門拿西班牙人留下來的食物(hutspot),煮了一頓很奇妙的料理,所以那一天,萊頓的人就要吃這個很特別的料理――馬鈴薯紅蘿蔔洋蔥泥,鋪上水煮牛肉――慶祝萊頓解放。除此之外,在市政廳前面也發放鯡魚與麵包。」

另外也因這著八十年戰爭,建立了萊頓大學:「國王就跟當時萊頓的市長說,謝謝你們有功,給你兩個選擇,一個是減稅十年、一個是給你一座大學,那時候的市長認為大學可以永續,因此萊頓大學成為荷蘭的第一座大學。」

萊頓大學牆上掛著大學由來典故:萊頓當地人
趕走西班牙人。(劉維民提供)

荷蘭學制

荷蘭學制從中學就開始分級,由小學老師與家長溝通,決定孩子未來要讀什麼學校,隨著學生的性向、資質,推薦學生就讀科學準備教育、高級一般中等學校、中等職業準備學校等。而中等職業學校畢業後無法就讀大學或是科大,只能升學技職教育體系,若是高級一般中等教育或科學準備教育就能直接升專業大學,而大學又可以分綜合跟專業學校。但是,只要保持好成績透過降轉的方式,可以從技職教育體系轉成科大生或是大學生,因此教育方面還是具有流動性的。因為荷蘭社會從孩子小時候就了解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專業,所以並不會因為每個人職業的高低,做社會階層的對立。

「要建立起這樣的系統,高額的賦稅或許是一個必要因素。我曾與學校實驗室專業技師、副教授討論,專業技師說,副教授薪水是比我高沒錯,但扣完高額付賦稅之後,他的薪水只比我多一些。付出的腦力與體力卻要多很多,但薪水沒有多出多少,因此我很滿意我的工作,或許就是因為這項政策,他們各方面的人才會比較多一些。」劉維民舉著有趣的例子。「所以荷蘭人選職業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興趣跟所擅長的事物。」

劉維民在訪問最後建議:「去荷蘭讀書需要有堅強的信心和信念,因為在荷蘭,臺灣留學生比較少,很多事情在臺灣可能有很多朋友、家人可以幫忙,生活圈比較舒適,到國外荷蘭是完全陌生的環境,特別是荷蘭,語言上有隔閡,必須內心堅強,很多事情沒有人可以幫你解決,需獨立完成找尋資訊。」

(與《科學月刊》第578期共同刊載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