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《課堂上沒教的科學知識》

巫紅霏/《小達文西》主編、《中華科技史學會學刊》主編

圖一:《課堂上沒教的科學知識》。
(作者提供)

張之傑老師新作——《課堂上沒教的科學知識》出版,立刻送一本給我,希望我能寫篇書評,於公於私,皆義不容辭。

於私方面,1996 年筆者由臺大動物所畢業,輾轉來到錦繡出版公司工作,張老師以顧問身份主持錦繡編輯部編務,可說是我從事科普寫作的啟蒙老師。2008 年,張老師邀我加入中華科技史學會,開始涉獵科學史,2013 年從張老師手中接下《中華科技史學會學刊》主編職務,以迄於今。於公的方面,張之傑老師是知名科普作家、科學史家,自1970 年代末開始接觸科學史以來,寫下百餘篇長短不一的科學史札記,以及40 餘篇科學史論文。《課堂上沒教的科學知識》由60 篇科學史札記構成,皆為不到2000 字短文,最能顯示張老師的兼通文理,以及自行自止的靈動文風。這樣的好書,我有義務介紹給廣大讀者。

張之傑老師告知,這本書原取名《科學史札記》或《科學史譚》,其始源與《科學月刊》和臺灣商務印書館合作的「科普館叢書」有關。「科普館叢書」出版24 種,張老師主編4 種,其中《科學史話》由16位兩岸科學史家執筆,全都選自科月「科學史話」欄目,皆為不到2000 字短文。由於精短易讀,隨意披閱,就會帶來意外的驚喜,出版後廣獲好評,是「科普館叢書」銷路最好的一本。

編選《科學史話》時張老師就意識到,他個人的作品足夠出版一本或兩本類似的集子。從2016 年元月中旬,在舊檔中尋尋覓覓,很快就編輯出60 篇。至於這個集子的名稱,張老師說,最確切的仍為「科學史話」,無奈「科普館叢書」已經用過,幾經斟酌起初取為「科學史札記」,鑑於和《科學史話》同一脈絡,又想出「科學史話」的同義詞「科學史譚」。2016 年秋,以《科學史譚》的書名與臺灣商務簽約。

張老師說,這本集子源自科月中文章居多,這是因為他長期參與科月,科普文章大多在科月發表。再說他長期為科月的「科學史話」和「大家談科學」欄目組稿(後者也刊出科學史短文),所寫的科學史短文自然較其他同儕多得多。

關於編排方式,原先採取隨寫隨記的筆記體,這是古人最常用的一種體式。60 篇短文依據刊出先後編排,每一篇都是獨立存在。臺灣商務編輯部建議,依學科別分為6 類:數理化類(9 篇)、生物類(12 篇)、醫藥類(10 篇)、地理與農業類(10 篇)、建築與器物類(9篇)、其他(10 篇),由類別可以看作者涉獵的廣博。

筆者花2天時間依順序閱讀,深深敬佩張老師將中外典故信手拈來,若非知識淵博絕無法完成本書。全書60篇短文依學科分為6類,細讀內容,文章觸類旁通,不受限於分類。如輯三醫學類的〈竃神信仰的衛教意涵〉,從非科學的著作中找到科學意涵;而輯四地理類的〈復活島之謎〉,更在地理知識之外觸及了人類學和生態學。

另外讓筆者印象深刻之處,在於多篇短文中將科學與文史哲相互參照。這種行文風格從1975年完成的〈萬物生於有,有生於無〉即見端倪,近年作品中,科學與人文的融合更為明顯。張老師重視文以載道,在傳達科學知識之餘,還深究現象背後的原理,有時甚至進行一番哲學思辨,並在文末提出許多發人省思的問題,值得讀者反覆閱讀。

張老師原本定名的《科學史譚》變成了《課堂上沒教的科學知識》,原因寫在本書「後記」上:「出版者認為《科學史譚》過於嚴肅,代為取名《課堂上沒教的科學知識》。」張老師又說:「我出版過的書不可謂不多,面向不可謂不廣,但我的書就像我的人一樣,人落落寡合,書也沒有一本暢銷。如果改個書名就可稍微叫座,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事,我還想再出本續集呢!能否如願,就看廣大讀者捧不捧場了。」

喜歡張老師科學史札記的朋友,自然不能錯過本書,也希望他能夠再出續集;至於被《課堂上沒教的科學知識》書名吸引的新讀者,相信本書能夠超越你的預期。《課堂上沒教的科學知識》叫好是當然的,讓我們一起期待它也能叫座吧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